第146章 你拿着菜刀冲我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不出他眼底是欣喜还是惊讶,又或是别的什么。

    他就这么静静的望着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没有吭声。

    我敛了敛心神,侧身面对着他,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故意恶声说:“你再看,再看就不让你去了。”

    宁子希眸色深深的望了我半响,蓦地拉下我的手,用力的将我抱住。

    我愣了下,伸手回抱他。

    他身上有些凉,特别是右肩的位置。

    我怔怔的看着他被雨水打湿的肩头,抱住他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紧紧的和他相拥着,没有一丝缝隙。

    让他去看徐安晓,并不是我脑子热心血来潮。

    早在我喊他一起过来看父母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到时顺便让他去看看徐安晓。

    徐安晓的忌日已经过去很多天了,尽管他什么都没有说,我也能猜得到,在我闹了那次脾气之后,忌日那天他肯定没有去看过徐安晓。

    他父母生病了都不舍得为难我让我跟他回家,他又怎么会明知道我不开心还跑去看徐安晓呢。

    静静拥抱了片刻,我推了推他,“快去吧。”

    宁子希松开我,重新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往外走。

    b市不止这一处公墓,还有另外两处,但离得比较远。

    我们抵达那个公墓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车子停稳,宁子希转头看我,“上去吗?”

    “不了,你自己上去吧。”我摇了摇头,看见宁子希皱眉,我继续说:“生时没有见过,死后自然也不用再见,各自安好吧。”

    对于我而言,徐安晓只是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再往后说,就是我丈夫的前任。

    别说她死了,就算她还活着,我和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既然或者的时候没有,死后就更不需要有。

    总不能我跟着宁子希一起去看她,手牵着手站在她的墓碑前,说:姐,你以前的男朋友现在变成我老公了

    我做不来这种事情。

    “你在车里好好待着,我很快下来。”

    “好。”

    “有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眼见着宁子希还要继续说下去,我抬手将耳朵捂住。

    宁子希面露无奈,探身过来用力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个时候外面的毛毛细雨已经停了,他上去也不需要再撑伞。

    我靠在椅背上,侧头看向车窗外,望着宁子希逐渐远去的背影。

    手不自觉的覆上自己的小腹,轻轻的抚摸着。

    宝贝,你爸爸去看别的女人了,那个女人还是你姨姨。

    妈妈心里其实很不乐意,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这次过后,以后就不再让他来了。

    早上起得太早,我在车内睡得迷迷糊糊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隐听到车门被人打开,有人坐了进来。

    扭头一看,就看见宁子希满身寒意的回来了。

    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他和徐安晓说了什么,闭上眼睛继续睡。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我们已经回到镇上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两点。

    饭点已经过了,我往车窗外看了眼,“我们出去吃?”

    宁子希轻应了声,“我在酒店订了位置,刚才给云初打过电话,我们去到了他也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去到宁子希订好位置的那家酒店,我们刚下车,就看到了同样刚刚从车上下来的顾云初。

    顾云初也看见了我们,挑着眉梢朝我们走了过来,相互打过招呼后,和着我们一起往酒店大门走。

    落座点完菜后,服务员拿着菜单下去。

    门一关,包间内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看来这一顿,确实是饯别饭无疑了。”顾云初笑着叹了口气,“吃完这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我笑了笑,没吭声。

    宁子希神色淡淡的接话,“等你什么时候回去,我们给你接风洗尘。”

    原来,顾云初也是a市人。

    顾云初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起身去上了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顾云初站在外面。

    我走到他面前,轻笑着问,“顾医生有话问我?”

    “聪明。”顾云初顿了顿,突然低头看了眼我的小腹,“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我说。

    顾云初点了点头,突然沉默下来。

    等了片刻,还是没等到顾云初开口。

    想了想,我主动问:“顾医生是来找我问桑桑的吗?”

    这次没等顾云初说什么,我继续说:“桑桑确实是帮我去买的验孕棒。不过现在她也有男朋友了,如果顾医生不能喜欢桑桑,就不要再去打扰她。桑桑拿得起放得下,我相信顾医生也可以。”

    说完,我越过他,径直回了包间。

    秦桑桑的爱情很理性,能有结果她会毫不犹豫的去抓住机会,可若是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她就会很干脆的放下。

    她一直没理顾云初,无外乎是以为她知道她和顾云初之间不会有结果,顾云初也不喜欢她,她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去赌这一场。

    回到包间,宁子希正坐在位置上,给小碟子里面的那块鱼肉挑刺。

    看见我进来,他什么都没问,将那块挑好刺的鱼肉夹进我面前的碗里。

    我回到包间后没多久,顾云初也回来了。

    之后我一直低着头认真的吃着饭,他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什么时候办婚礼?”

    “等我儿子出世再说。”

    “儿子?宁医生,你不知道鉴定胎儿性别是违法行为?”

    “我自己看到的也违法?”

    “让你进b超室就是在犯罪。”

    说得好好的,话题迷之扭转,两个大男人边吃饭,边为违不违法争执了起来。

    我默不作声的吃着碗里的饭菜,只当作好戏来听。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宁子希才问我:“云初找你了?”

    “我还以为你不感兴趣。”

    “别的男人找我老婆我能不感兴趣?”

    我忍不住瞪他,他分明就知道顾云初找我是为了什么。

    不过既然他问了,我便也将刚才我和顾云初刚才在洗手间外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最后我问:“你觉得他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宁子希轻笑了下,“男人的贱性。要你负责你厌恶抗拒,不让你负责你又眼巴巴的贴上去。”

    “那你呢?”走了又回来,难道也是因为男人的贱性吗。

    “我?”宁子希淡笑,“我只是想你了。”

    就这么简单?因为想我就回来了?

    说起来,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当年他为什么要走。

    既然都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仅仅只是因为想我的话,他不离开不更好吗。

    纵然心里疑惑,可时至今日,我仍旧不太敢和他放开来说当年的事情,甚至也不愿意他提起。

    我和宁子希现在的感情再好,再相爱,也不能抹灭我和他是因为一场有关金钱的交易而相识的事实。

    回到公寓,我和宁子希开始着手收拾屋子里的其他东西。

    房子是宁子希的,就算我们走了,宁子希也不会卖掉。

    按他的话来说,以后我们要是想回来了,这房子留着我们还能有个地方住。

    到了晚饭时间,宁子希去做饭,我抱着抱枕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打开app,订去a市的机票。

    选了个上午十点的航班,我飞快的输入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丢开抱枕起身往厨房走,“宁医生,你的身份证号码多少?”

    宁子希头也未回的抱了一串数字。

    我输完,确定购票,付了钱后,又翻回去看乘机人的身份证信息。

    认真的看了看宁子希的身份证号码,又看看我自己的。

    算了算,脱口说:“宁医生,你比我大十三年!”

    这可是一轮有多的年龄差了。

    不过宁子希看起来一点儿都像奔四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才三十出头。

    没听到宁子希应声,我疑惑的抬起头。

    只见宁子希正拿着菜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所以?”

    我看了看宁子希手里的菜刀,又看了看宁子希那明显不太友善的笑容,用力咽了咽口水,笑得有些讨好的说:“年纪大点也好,我喜欢。”

    宁子希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喜欢就好。”

    我:“”

    你拿着菜刀冲我笑,我敢说不喜欢吗。

    从小区去机场要一个半个小时的车程,宁子希没开车,我们在外面拦计程车。

    我和宁子希行李收拾得不多,只有一个大拉杆箱,里面装着我和宁子希的衣服,和一些证件之类的东西。

    去自助取票机取票拿登机牌,又去找柜台办理行李托运,排队检票过安检,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坐上了飞机。

    从b市到a市,搭乘飞机也需要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

    下了飞机,我们先去拿托运的行李。

    站在转盘前等了大概两分钟左右,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行李箱从里面转出来。

    宁子希拿下行李箱,抽出拉杆,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牵着我往出机口走。

    我们在出机口外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宁子翼迎面走来过来。

    宁子翼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生得十分漂亮的女人。

    她看到我和宁子希,漂亮的双眼一亮,拉着宁子翼加快步伐走到我们面前。

    快靠近的时候,她的步子忽然又慢了下来。

    她在我们几步之外停下,红着眼眶红着鼻头,眉眼弯弯的冲我们笑,“四哥,四嫂,你们终于回来了。”
奇幻城娱乐再见,亲爱的情人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奇幻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