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清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CDATA[头上的相思红豆珠翠摇曳,一双彩蝶振翅欲飞,三千青丝如瀑散落在胸前,脸上系着薄纱,只露出一双眼,明眸善睐,波光流转间尽是风情。

    华安郡主看的呆了,甚至无意识的拿着袖子擦了一下口水,世上还真的有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

    苏浅也一样,目光有些呆滞,只是她看的不是前面弹琴的怜月。

    而是怜月身后站着,带着半边面具的绿衣丫鬟,虽然变了很多,但是苏浅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清屏!

    她身边的大丫鬟,一直到死,都陪在她身边。

    苏浅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那日她知道命不久矣,火烧了沈府。

    事情败露,她全身烧伤,只剩一口气,被沈夫人活活打死,还以为清屏也已经被烧死了,没想到

    可是既然清屏没死,为什么不和彩屏一样去纪府,反而在这燕华楼做一名花魁的婢女。

    苏浅想了许多,想去和清屏相认,想要问问,她走了以后都经历了些什么。

    可是现在人这么多,她如今又变成了苏浅,总有诸多的顾忌。

    正想着,忽然一阵如潮的掌声和吹捧声响了起来。

    “怜月姑娘,怜月姑娘!”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琴声已经停止,怜月解开了身上罩着的外衫,递给了身后的清屏。

    随即步履翩然的跳起舞,柔软的腰肢轻舒慢展,如同一朵盛开的芍药花,灼灼逼人。

    身旁的华安郡主看的都有些入迷,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苏浅的目光随着清屏离开,也忍不住站起身来,不管怎么样,她想去见一见清屏。

    她从前身边一共就两个丫鬟,彩屏是后来被买进府,贴身伺候她的。

    而清屏,是奶嬷嬷的女儿,自小跟她一起长大,同吃同睡,亲如姐妹,苏浅不否认她对清屏的感情,要比对彩屏更依赖和器重。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她从沈府被逐出去,彩屏抛下她回到了纪府,而清屏一直跟着她在外乞讨吃苦。

    “苏浅,你要干什么去?”

    苏浅刚一起身,华安郡主就望了过来,嘴里还抓着一只烧鸭,吃的满嘴流油。

    苏浅回头看着华安郡主,“我去茅厕,你要不要一起?”

    “我才不要去!”

    华安郡主一脸嫌弃,“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苏浅起身离开,往二楼走去,刚刚她瞧见清屏去了二楼的雅间,应该是怜月的住处。

    “你怎么还把她带在身边?”

    苏浅刚走上来,便听到一旁的雅间里传来一道压低了的声音,门口还站着两名黑衣男子。

    苏浅不敢停下脚步,只往右面拐去,很快里面就又有了声音。

    只是这次的声音,苏浅听的清楚,是她曾经午夜梦回,想杀了他无数次的沈眠。

    “她的容貌已经毁了,嗓子也哑了,不留下来,你要她到何处去?”

    “更何况把人放在身边,不是更容易掌控吗?”

    苏浅脚步一顿,容貌毁了,嗓子哑了,说的是谁?

    很快,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

    “哪又如何,说到底她也是纪容浅的婢女你就不怕她报复?”

    果然是清屏!

    苏浅眸中有些发红,她想起这个声音了,就是那日她在沈眠书房见到的黑衣人,一个南宁余孽。

    没想到,沈眠到现在都还和这些人有瓜葛。

    “你这就是妇人之仁,要我说就该把这个清屏杀了,以绝后患。”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沈眠的声音带着沙哑的响了起来。

    “既然解决后患,那个在纪府做大小姐的彩屏不是你该头一个解决的吗?”

    “为什么反而要防备一个已经毁了容的哑巴?”

    苏浅站在门口听着,忍不住身体稍微前倾。

    黑衣人没有说话,里面只有饮茶的声音,茶盏落下,沈眠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问过李如娇了,那日我母亲抓到阿浅与人私通,其实都是你们一手谋划的。”

    苏浅在门外听着,忍不住勾了勾唇瓣,笑的有些凉薄,她都死了快一年了,沈眠到现在又假惺惺的提这些做什么呢。

    难道这一切不是沈氏在他同意以后才做出来的事儿吗。

    “阿浅没有背叛我,是你们故意买通了大夫,把她明明三个月的孕期硬是说成两个月。”

    “而恰好那两个月我被叔父带去了江南去见外祖一家,所以她腹中的骨肉便成了私通的铁证。”

    '嘭'

    茶盏碎裂一地,沈眠的声音染上了愤怒,“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是我的孩子,我是孩子的父亲!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

    苏浅站在门口,背脊僵直,手缓缓的伸出,落在了小腹上,微微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砸在了手臂上。

    为什么要提呢,都过去这么久了,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是没有,只是不敢想,一想便是锥心之痛。

    明夏站在旁边,看着苏浅下意识的动作,心猛地一沉,却又不敢说话,她怕

    “因为她会拖累你,若是不这么做,你会狠下心堕了她腹中的骨肉,将她逐出沈府吗?”

    黑衣人的声音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你以为顾家会允许你的前夫人怀着你的孩子?”

    “沈眠,你不要想的太天真,我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顾家,接近太子。”

    “你知道七爷为这一切耗费了多少心血吗?”

    “最后的结果,就是你和沈家把事情搞砸了,不仅没成功得到太子的信任,还得罪了他。”

    屋内陷入了沉默,苏浅蹙眉,也不想再听下去了,她上来是找清屏的,她要问清楚,为什么清屏还会留在沈眠身边。

    还有,如果清屏是沈眠的人,楼下那个怜月会不会也和前朝余孽有关

    苏浅正想着,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响声,屋内的黑衣人瞬间厉喝出声。

    “谁?”

    苏浅转身看了眼明夏,眸中幽深,明夏险些跪在地上,咬唇小声道:

    “奴婢该死,刚才奴婢感觉有人打了”

    明夏说话的功夫,拐角处已经有脚步声响起,苏浅一把拉住明夏,往前跑去。]]>
奇幻城娱乐将门姝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奇幻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