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六百五十六章 诈尸 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然在这里!”王婆子的儿女欢呼一声,男人迫不及待的将红布打开,果然在其发现了两张房产证和一张存折......。

    “我知道了。”女人冷笑道:“老太太肯定是想着,等她死后如果咱俩能想着给她换个软枕,那么自然便能发现藏在棺材的房产证和存折。可是如果咱俩连枕头都不肯给她换,那么咱俩得不到她的房子和她的存款。”

    “哼!”男人盯着手的房产证和存折冷哼一声:“这老太太鸡贼一辈子,死都死了还变着法儿算计咱们。她这样还指望着咱俩能给她好好送终啊。”

    “拉倒吧。”女人嘲讽的笑了笑:“说得跟你原本打算给她买墓好好安葬地似地。老太太没死的时候咱俩不商量好了吗,到时候她一死直接将她的骨灰扬到大江里完事了。说起来真是白瞎这幅好棺材了,我估计这幅棺材少说也得好五六千吧?”

    “哼,有这笔闲钱钱留给咱俩多好。”男人满脸怨气的说道:“死都死了,还要一副棺材作甚!”

    “行了,总算是找到了,这一奇幻城官网来差点没把我给累死。”女人打了个哈气说道:“把那套房子的房产证给我吧。至于咱妈的存款明天一早咱俩去银行,取出来平分完事了。

    哦,对了。你是长子所以明天咱妈火化的事交给你了。”女人说着便要伸手拿起属于自己的那套房子的房产证。

    然而在这时,她只觉得眼睛一花,紧接着便见原本躺在地的王婆子的尸体,蹭地的一下直勾勾的站了起来。

    见此情景,女人直接呆愣当场,眼见王婆子的尸体僵硬的转过身来,女人下意识的惊叫一声,“啊,我、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说着女人飞似地跑了出去。

    “这是发的什么疯啊。”男人一直背对着王婆子的尸体,所以见女人突然发疯似地跑了出去,男人不禁嘲讽的笑了笑:“难道说是眼见房子和存款到手,结果兴奋之下突然发了疯?

    这感情好!”男人幸灾乐祸的说道:“最好这么一直疯下去,这样一来剩下的遗产便全是我的了。”男人说着便迫不及待的去拿棺材的房产证和存折。

    然而还未等他的手触碰到最面的房产证,突然他只觉得胸口一凉,紧接着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传来,“啊!”男人痛苦的惨叫一声,猛地回头望去,一眼便看到王婆子那张满目狰狞的苍白面孔。

    四目相对之间,男人哀嚎一声:“你、你!”说完男人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

    “诈尸了,诈尸了!”与此同时,已经跑出门外的女人一边惊呼着,一边向大道的方向跑去,然后很快他便意识到,无论她如果努力奔跑,她竟然都没有跑出她家所在的这条胡同......。

    “见、见鬼了?”在女人呆愣之际,突然她家的房门被猛地推开,一个干瘦的身影从屋内缓缓的走了出来。

    “妈、妈......!”望着王婆子的身影缓缓向自己走来,女人的双腿仿佛长在地里一般,无论她如何用力都动弹不得。见此情景女人被吓得哐当一声跪倒在地,望着王婆子的方向不断叩首,浑身颤抖道:“妈、妈我错了!我、我不是有意气您的,都是我哥,对都是我哥教唆我这么干的......!”

    眼见王婆子一步步向女人逼近,躲在胡同口的二胖忍不住对身旁的赵铭熙问道:“鬼差姐姐,你、你是不打算救王婆子的女儿吗?”

    赵铭熙瞥了他一眼,满眼怒气的说道:“刚才她和他哥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觉得我应该救这种败类吗?”

    “额......。”二胖一时语塞,正如赵铭熙所说的那样,对于这种无父无母之人当真是死不足惜。可是毕竟是一条人命,所以二胖又岂会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一条人命在自己眼前被杀死。可是算她有想劝说赵铭熙救下王婆子的女儿,可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二胖求助似地看了李静一眼,无奈的发现李静虽然不像刚才一般低头不语,可是看李静的那副表情显然也是无言以对。

    在二胖犹豫之际,突然只听得一声惨叫,二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王婆子的女儿已经被王婆子给杀了。

    二胖急忙循声望去,顿时惊愕的发现发出那一声惨叫的,并非是王婆子的女儿而是王婆子自己。

    只见此时的王婆子,正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黑袍青年单手掐住脖子提在半空。而在黑袍青年的身旁,则站着另外一个身着普通运动服的青年,正四下张望似是寻找着什么。

    在二胖呆愣之际,突然那个身着普通运动服的青年似是看到了他们,顿时面色一喜迫不及待的向他们跑了过来。

    “铭熙!”青年说着跑到了近前望着有些呆愣的赵铭熙欢快道:“铭熙原来你躲在这啊,我说下来之后怎么没看到你。”

    “陈、陈鹏?”赵铭熙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王槐带我来的啊。”见赵铭熙一脸懵圈的样子,陈鹏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这不是你第一次独立完成任务吗,所以我不放心把王槐拽过来给你护法......。”

    “你、你可真行!”赵铭熙嘴角不自然的抖了抖,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如果没有王婆子这件事的话倒是没什么,正好她也打算过几天和陈鹏一起约王槐到人间聚一聚。可是现在.....。

    赵铭熙有些心虚的看了不远处的王槐一眼,她刚才无视王槐给她发来的任务,任凭王婆子杀了自己的这对不孝儿女。

    虽然赵铭熙并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可是不管怎么说她并没有完成王槐交给她的任务,所以若说不心虚那是假的......。

    见赵铭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陈鹏有些担忧道:“铭熙你怎么了?”

    “还怎么了?”赵铭熙白了陈鹏一眼,无奈道:“你不知道王槐现在是我的队长啊?你怎么能把他带到这来呢?”

    “额.....我知道.。”陈鹏茫然道:“是因为知道他是你的队长,所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把他叫过来给你护法啊。”

    “还护法呢,他不骂死我才怪呢。”赵铭熙苦笑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刚才是故意见死不救,任凭那王婆子杀了她那对不孝的儿女啊?”

    “额......这应该也没什么吧。”陈鹏说道:“你们鬼差不是只管抓鬼不管救人吗?所以算你估计见死不救,应该也没什么吧?”

    “话是这么说啦。”赵铭熙无奈道:“可是如果是故意见死不救还是要罚款的,而且这次的任务和以前不一样......。”

    正说着只见王槐提着王婆子嗷嗷直叫的尸体,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望着王槐那一身代表金星鬼差的黑色战袍,赵铭熙顿时感到一股压迫之感扑面而来。这是冥府规则赋予鬼差战袍的等级压制。

    这种等级压制除了针对鬼物外,还会压制所以低等级的鬼差。等级相差越大这种无形的压力也越大。

    不过一般来说,在面对下级鬼差的时候,级鬼差都会收起这种等级压制。毕竟鬼差之间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所以如非必要级鬼差是不会利用等级压制来压迫下级鬼差的。

    而王槐现在并没有收起等级压制,赵铭熙猜测这一次王槐恐怕是真的有些动怒了!想到这赵铭熙心里不禁有些委屈,因为她始终觉得她并没有做错。

    眼见王槐来到近前,包括赵铭熙在内所有人不禁倒退了一步。赵铭熙有些心虚的看了王槐一眼,小声说道:“队、队长......。”

    王槐凝视着赵铭熙,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我给你发的任务你可看清楚了......?”

    “看、看清楚了。”赵铭熙点了点头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槐说道:“任务明明写得很清楚,你此次的任务除了要铲除尸鬼外,还要保证这两个被尸鬼波及的人,最少有一人存活。”

    赵铭熙咬了咬嘴唇,正琢磨着该如何解释。在这时便听陈鹏尴尬的笑了笑,“那个什么......王槐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朋友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怪吓人的。”

    王槐看都没看陈鹏一眼,再次沉声道:“给我一个解释。”

    赵铭熙沉默许久,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因为我觉得那两个人该死。”

    “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他们该死。”王槐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为什么?”赵铭熙满脸诧异的说道:“难道他们不该死吗?他们身为人子不仅不孝顺他们的亲生母亲,更是将他们的母亲活活气死,而且死后连买一口棺材埋葬他们的母亲都不愿意。”

    赵铭熙越说越气,最后干脆心一横,怒视着王槐气愤道:“我知道队长,你所在意的并非是这两个凡人的生死,而是我是否完美的完成了你所颁布任务。可是队长你也别忘了,你也曾经是个人,我们不能因为成了修炼者,将作为人的最根本的东西摒弃掉。”

    “哦,是吗?”王槐嘲讽的笑了笑:“我想你应该在接受鬼差培训的时候,你的教官给你讲过修炼者与凡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对吧。”

    “眼界和层次。”赵铭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要纵人为恶,甚至于善恶不分吧。”

    “呵呵!”王槐深深一笑,“很好,我终于听到你说这句话了。实话告诉你,我并不在乎你是否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我真正在意的是你刚才所说的,“善恶不分”这四个字。”

    赵铭熙一愣,茫然道:“我不明白?”

    王槐深深地看了赵铭熙一眼,正色道:“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内心的喜好,而决定是否救下他们的话。那么无论你是否完成任务,我都不会阻止你。

    可是如果你是出于所谓的善恶,自以为是站在了正义的一方,来决断他人的生死,那么我必须要阻止你。”

    赵铭熙皱了皱眉,“我、我还是没听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王槐轻轻一笑:“因为这世并不存在绝对的善恶是非。如果你是遵从本心之意的话,那么自是无可厚非。因为修炼者逆天而行,最重要的便是随心所欲,念头通达。

    可是如果你是从所谓的善恶是非出发,那么你便是在遵循“别人”的心念行事,一个不好便会歪曲你本心之意。”

    听王槐这么一说,赵铭熙脸色微微一变,似是抓到了什么,可是一时之间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见此情景,王槐继续说道:“拿这次事件来说,表面看去王婆子的这对儿女的确是死有余辜。可是更深层次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确是不孝顺,但是他们为什么会如此不孝?

    从凡人的角度出发,或许是因为溺爱,或许是因为放纵,甚至于或许是因为亏欠。而如果是从修炼者的角度来看,那么便是因缘果报。”

    赵铭熙皱了皱眉,“你们总说因缘果报,可是什么又是因缘果报啊。难道说单凭这四个字,你便要我抛弃我生而为人时,所学到的所有教养吗?”

    “你错了,我从来不是要你抛弃,而是让你明悟自身。”王槐说道:“像我刚才所说的,如果你所学到的教养是完全遵循你自身的心意的话,那么我完全没有意见。

    可是如果你为了所谓的教养,而违背甚至于强行扭曲你自身的心意。那么早晚有一天你会迷失自我,而对于修炼者而言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好便会走火入魔,葬身于欲念之......。”

    见赵铭熙还以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王槐叹息一声:“这样吧,你不是说你不明白什么叫做因缘果报吗?那么好,我这边待你去判官那里亲眼看一看,什么叫做因缘果报。”

    说完王槐伸手向着王婆子的脑门一抓,王婆子的魂魄便被王槐抓了出来。随后王槐再次一挥手,将王婆子女儿和儿子的魂魄拘了过来......。12
奇幻城娱乐百鬼直播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奇幻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