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声吼完,瞬间场面安静了下来,刚刚还很嚣张的两人。此刻安静如鸡。仿佛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被大人训了一顿之后,心虚的样子。

    火笙站在原地,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转了许久。这才开口要说道:“刚刚我已经打了电话,你的司机就在车里。你一会上车就好!”说话间。女人的目光看着黎漠繁。

    霍亦尘站在一边,神情还不是很清楚的看着她。紧接着开口说道:“那我呢?我的司机你打电话了吗?”

    男人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之中闪烁着光芒,竟然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有那么一瞬间。火笙看呆住了。许久缓过神来,才意识到大概是酒精的原因。

    黎漠繁的脸色暗沉,很显然对于这样的安排很不满意。但是却始终没有说话。

    火笙耐着性子,对霍亦尘说道:“我一会送你回去!”

    说话间。便转身看了黎漠繁一眼,这才搀扶着霍亦尘离开。

    黎漠繁仍旧没有说话。一张精致的脸,此刻在路灯昏暗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晦暗不明,如鹰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眼底不明的情绪在流窜,许久一直到视线之中再无人影。黎漠繁才回过神来,转身向不远处的一辆宾利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一栋高档别墅门口,火笙目光通过车前的透视镜看向后面,东倒西歪的男人,叹了口气,随后起身向车后方走去。

    “亦尘,到家了!”女人细嫩的手在男人的脸颊轻拍了一下,试图叫醒熟睡的霍亦尘。但是很显然没有任何效果,男人在睡梦之中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眉头死死的皱着,表情很是纠结和痛苦。

    火笙看着此刻的神情,手上的动作略微的顿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是想要伸手为他将眉头抚平,可是伸到一半,到底悬空迟迟没有放下去。

    对于霍亦尘,她总是保持着这样若即若离的样子,不是她存心,而是她真的不能在给他任何的希望!

    火笙很清楚的明白,她对于霍亦尘有的只是感激,除了秦漠深,这一生大概是没有男人可以再入她的心中。

    这样在心中想着,不由得竟然顿了好久,等火笙回过神来,已经好几分钟过去了。此刻看着身下的人,火笙的目光很是温柔,再次开口,语气舒缓的说道:“亦尘,到家了!”说话间伸手试图将男人搀扶下去。

    刚一用力到一半,霍亦尘稍微的动了一下,火笙便控制不住力量,使得男的身体晃动着,差点摔会座椅上,这个动静成功的让怀中的男人,苏醒过来,此刻浓密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随后睁开眼睛。

    火笙就这样盯着他,他也这样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流窜,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许久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还爱着秦漠深?”

    这一句话说完,火笙像是吃了一块大石头,心瞬间堵的喘不过气来。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火笙丝毫没有任何的准备,此刻想要否定,却说不出口,只能顿了许久,目光闪躲着说道:“你喝醉了,我们回家吧!”

    几乎是在女人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霍亦尘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幅度,一抹嘲讽一般的笑容在嘴角闪现,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去,整个人的脸上都沾染了一层浓郁的落寞和伤感。

    火笙说完话之后,便将头转向了一边,对于男人的变化,她还没有来得及观察。说话间手上微微用力,就要将男人往外拉,却被男人有意的往后拉了一下,整个人差点直接摔到在他的怀中。

    接着酒精,霍亦尘此刻毫无掩饰的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了,你仍旧没有忘记他!”这句话像是说给火笙听得,可是喃喃细语之间,却更多的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仿佛像是箴言,在不断的告诫自己。

    男人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悲伤,来带着这无边的夜色都染上了一层伤痛。火笙仿佛要被这样的气氛压抑的窒息一般,看着霍亦尘这个样子,她的心又何曾不痛呢。

    可是她不能,因为那样不仅是对自己,更是对他不负责任,她不希望若干年之后,霍亦尘会被自己第二次伤害。

    “亦尘,你真的醉了!”说话间,火笙的语气已经冷静下来,没有任何的波澜,伸手用力的将男人搀扶了出去,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就向屋中走去。

    好不容易安顿好霍亦尘,火笙回到家的时候,几乎都快天亮了,准确的说已经天亮了!随着疙瘩一声的关门声在身后响起之后,火笙再也支撑不住的躺倒在地。

    我的妈呀,天知道这一趟出去,到底伤了多大的元气,两个男人,谁都不是好惹的货色!这样在心中想着,火笙的脸上自是又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在距离自己一步之远的地方志站定,来人似乎是在观察她,许久才开口说道:“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火笙脸头都没抬,就开口说道:“你现在应该庆幸,你妈妈我能回来就是万事大吉了!”说话间,伸手又在身上到处敲打着。

    话音刚落下阿琛的脸上闪露出一股猥琐的表情,当然火笙没有看见。

    “对了,现在才几点,你怎么就起床了?赶紧回去在睡一会,一会到时间妈妈叫你!”火笙看了看时间,煞有其事的说到。

    阿琛站在原地,在女人的话音落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是换了一个。

    “妈妈,你说说你一夜未归,我这个做儿子的都担心死了,怎么能谁的着呢!”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压怀疑你是不是要给我带小弟.弟回来了!

    当然这句话,阿琛是没有说出来。

    阿琛的话刚说完,火笙当即那个感动的啊,热泪盈眶,泪眼婆娑,心下的抑郁一下子就好的差不多了,心中还在想着:“还好我有个好儿子,让我在百般折磨之下心情有了慰藉。”

    “好了好了,那你也得去睡觉,一会还得上课呢!”火笙说话间,站了起来,伸手一把将他拎着,向房屋走去。

    阿琛被她半拉半拽的悬在空中,一脸无奈,对于她妈妈的暴力,他早就习惯了!

    临睡觉的时候,阿琛到底还是不死心的,眨着那一双无辜有神的卡姿兰大眼,看着火笙,装的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要不,妈妈我就不去上学了今天”

    话音刚落下,火笙一巴掌便直接扇了过去,同时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做梦!赶紧给我睡!”说完将被子蒙在了他的头上。

    火笙回家简单休息了一下,然后收拾收拾,把阿琛送上学校,自己便马不停蹄的向公司赶去。

    刚一进去,便发现四周气氛不对劲,女人的视线在四周扫视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求生欲告诉她,赶紧回到座位,好好工作才是正道。

    这样在心中想着,火笙赶紧大步向前走去。

    刚一坐下,桌子上的电话便打了过来,火笙的视线往上扫了一下,在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麻的,大魔头啊简直了,这家伙不会是就在监控之中看着她吧,前脚一进来,后脚电话留打来了!

    火笙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了一番,这才伸手接通电话:“黎总,请问有什么吩咐的?”

    话音刚落下,耳边便传来了男人低沉而冷淡的声音,一如既然,像是要把人给冰死:“我一会要去参加个宴会,你准备一下!”

    话刚说完,还没等火笙反应过来,电话就被挂断了,耳边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

    女人的嘴唇翕动着,到嘴边的话到底还是没说出来!此刻正愤恨的将电话从耳边拿开,嘴里嘟囔着,变态,恶魔!

    这边正在心中吐槽着,火省的视线便被不远处的一阵骚动所吸引,来人气质极佳,不是那种浓妆艳抹形的,浑身的自带某种气场,属于那种往人群之中一站,所有人的视线被下意识的被吸引住了。

    前台大概是刚来的,对于这位主子还不是很熟悉,此刻正焦急的拦着,因为彩焱的硬闯,而脸色很不好看!

    “对不起小姐,您没有预约,不能进去!”前台小姐一边焦急的说着,一边脚步不停的赶过去。

    但是很显然来人丝毫没有像她放在眼里,仍旧迈着坚定的步伐,缓慢而优雅的向里面走去。

    火笙本来是没有印象的,但是等她走进的时候,大脑这才回想过来,这不就是黎漠繁那众多情人之中,目前最受宠的那一个吗?

    这样在心中想着,火笙赶紧起身,向前走去,挡在了两人的前面,堵住了去路,未来口的时候,视线先看向了前台,示意她回去,这边交给自己。

    火笙的这一动作,很成功的引起了彩焱的注意。
奇幻城娱乐莫道情深如水流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奇幻城官网